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大帝传 > 正文

伤城,花季

时间:2020-10-20来源:吾王不豫网

  一座城市,失去了他、她存在的意义,就好比是一座空城。一一题记
  
  〈一〉这座城市,满满的都是伤
  
  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,导致父母双亡,年幼的我也致使右耳失聪。留下年迈的奶奶只身一人照看我。那时的我10岁生日都未过。
  
  从那以后,我便不愿再说话。总是一个人趴在窗台发呆,想着命运的种种不公。不禁泪流满面,奶奶总是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可是噩运并未就此罢休,就在16岁那年,唯一陪伴我左右的奶奶也狠心地离开了。
  
  偌大的城市,川流不息的车流,来来往往的人潮。却沦落到无依无靠的境地。还好爸妈车祸留下了一大笔赔付款,就算一个人也能完成学业。只是空荡荡的屋子,陪伴的只是沉重的呼吸声。奶奶生前养的那只大黄狗,一直不离不弃地跟随在我的左右。每当夜晚来临,我便抱着它在夜里安然入睡。有时候常常想,如果失去了它我还拥有什么?
  
  这只狗是我5岁时奶奶捡回家的流浪犬,因为性格乖巧、可人,大家都很喜欢它。刚刚到家时,它饿得骨瘦如柴,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便长得毛绒绒的,所以取名为球球。在这10多年的时间里,球球也经历了我家的所有变故。此时的我,早已和它同一条无形的线紧紧联系在一起了。
  
  在我高中毕业之季,球球身体月渐削减。我不知所措,把它带在医院,医生叫我把它带回家,说是没救了。我守了它两天两夜,结果它还是离开了。小儿良性颠癫能治好吗我命运得过且过,可是命运总是爱拿我身边最重要的东西同我开玩笑。
  
  它离开时目光至始至终都未曾离开我半寸,我知道它舍不得,可我何尝又舍得?我把它安葬在奶奶的墓旁,种上一株奶奶生前最爱的茉莉。夏季的烈日,让人头晕目眩,不知不觉便晕倒在了坟前,多亏了好心人经过发现了我。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浓重的消毒水味道,压抑的脚步声,处处都蔓延着生离死别的气息。
  
  私自拔掉针头,一个人逃离了医院。往家的方向走去,想着空空如也的家,脚步迟疑了。此时,便只有一个念头:逃离!
  
  〈二〉逃离,这座伤城
  
  一个人躺在街边的长椅上,回忆着断断续续残存的记忆。想身边的人一一离去,无不是撕心裂肺的疼痛。疼痛,是那笔尖发出的沙沙声:
  灯光徘徊在凄冷的街,
  青石的古道,
  深深浅浅的轮廓,
  刻下了多少人的心伤?
  曾经熟悉又陌生的面孔,
  统统笼罩在雾的迷茫下。
  小桥流水终是寂静,
  洗不掉的是那疯长的愁绪。
  天边渐明,
  终归选择逃离。
  伤了一夜的心,
  空了一生的城,
  埋下一座伤城,
  催生几多希望?
  
  不知不觉睡着了,醒来时已经是凌晨2点多。尽管是6、7月的天气,却略显阴冷,不知是夜半还是心冷。待到天边渐明,才慵癫痫病患者的饮食懒地起身。回家便立刻收拾衣物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离开这座城市,离开这个“家”!
  
  一个人收拾好行李,蜷缩在沙发上。天空一条闪电划过,伴随着阵阵响雷,随即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。即便老天要留人,可何必要让人伤痕累累?
  
  撑着雨伞,穿过一条条街,拖着厚重的行李,买好了火车票,坐上了远走他乡的火车,窗外那座陌生又熟悉的城市,随着火车的远去渐渐模糊了。窗外,雨依旧未停歇……
  
  下了火车,陌生的景,陌生的人,让我有些茫然。此时正直夜半,苏州城的夜色格外的宁静祥和。就近找了家旅店住下,推开窗,趴在窗台上。尽管已经是半夜三更,外面依旧热闹非凡、灯火通明。或许因为前些天没睡好,有些倦意。关掉窗户躺在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  
  〈三〉遇见,这座城市
  
  第二天拖着行李,寻找学校。只是太多的伤痛让人无法释怀。到了学校,安顿好宿舍,找到教室。选了教室后面最空荡的位置坐下,一个人望着窗外发呆。
  
  我总是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,无论做什么事。同学都挺关心我,但我总是拒绝所以的人。夜里总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睡,闲暇时总喜欢来到学校后山的河边亭子中。和缓的流水,安静的景色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  
  醒来时,天色已晚。夕阳染红了天边,在光的照射下,河水泛起层层涟漪。你安静地坐在我旁边,似曾相识,却又不曾遇见的感觉。你淡淡地道了句,“你睡醒了?”我癫痫病能彻底治好吗满脸茫然。你告诉我,我在这睡着了,要求送我回去。我拒绝了,径直往宿舍的方向跑。你叫住我说:“我叫方衡,你呢?”“阮子寒”便离开了。
  
  接下来的日子你找我谈了很多,问我为什么那么排斥别人,总是躲避所有关心自己的人。我什么也没回答,你也不好再过问。你伸出手,“如果愿意,我们做朋友吧。”我呆了,木讷地伸出手。
  
  你经常带我四处游玩,苏州城的园林风光尽赏眼底。当我淡淡地道出所有的经历时,你惊呆了,泪水徘徊在眼眶。你对我说:“不是所有人都抛弃你了,至少还有我,还有班上的那些同学。不是么?”我努力点点头。
  
  几天后你送了我一只狗,取名为球球。你说:“子寒,它现在就代替你家的球球,球球没有离开你,我也不会离开。”我激动地抱住你,脸上闪过一阵红晕。你也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,支支吾吾地说了几句便离开了。
  
  这个冬天异常的寒冷,可心房却总是暖暖的。你总是和我牵着球球出去散步。天气冷时我就紧紧地抱住球球。天空中飘起了零星的雪花,并肩站在枫桥之上,寒山寺内传来阵阵钟声。流水和缓,在河中迂回婉转。转身,目光交错,你我静静地望着彼此,一句话也未说。我慌忙打破此刻的宁静说,“方衡,我们去吃点东西吧。”你不知所措地哦了一声。
  
  眼看临近毕业之季,大家都挺依依不舍的。你也很少约我出去玩了,或许各自都在忙着实习吧。球球依然每天都陪伴着我,临走时,你给了我一封信。
  子寒武汉治疗癫痫专业的医院,无论我们相隔多远,亦或我们从此再不相见。我想我们:遇见,既是缘分。
  无论你是否愿意跟我离开,我只想问你一句,你爱我么?
  方衡
  
  我没有给予他任何答复。只是独自一人离开了。回到了以往的家,我把球球带了回来,至少它还陪着我,生活依旧是要学着向阳生长。
  
  〈四〉伤城,也有花季
  
  日子平平淡淡地过着,我仍旧是只身一人。每天依旧抱着球球安然入睡。又是一个春季,窗外的柳条不经意便绿了起来,不知名的小花安静地开放。抱着球球,安静地坐在沙发上。一缕阳光从窗外映射进来,暖暖的照在身上,我和球球都抬起头看向窗外。
  
  闲暇时,总喜欢牵着球球来公园散步,常常一坐就是一下午。球球总是安静地陪在旁边。春季的日光格外暖和,公园里不知不觉已是满园春色。可是,再美的风景也是无心去欣赏。
  
  那天在公园球球异常地兴奋,拼命地拉着我往人潮中挤,怎么呵斥它也不听。突然它停了下来,抬起头。又是曾经那熟悉又陌生的面孔。你激动地抱住我说:“子寒,终于找到你了!”我被突然起来地意外震惊了。你告诉我说他一直在找我,而我从未提过我的住所。
  
  暖暖的春日,纤长的柳条,我和你相依在公园的长倚上,我抱着球球,你抱着我。抬头,早已是一片繁花盛开。房前南飞的燕子,也不知何时飞了回来。
  
  原来,伤城,也有花季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