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炼妖师 > 正文

红尘劫(飘逝续集)二

时间:2020-10-20来源:吾王不豫网

  目送邵海文灰溜溜的背影远去,沈婷走出了风暴。在门口等候多时的出租车门快速地打开,沈婷坐了进去。她浑身虚脱。如果邵海文不肯就范,她应该如何处理。报警会害了芷琪,不报则便宜了那个骗子,并且一脚踏入了无底洞从此不再安宁。她心中没底,只是拼着一身的硬朗不屈,直面坏人的心虚胆怯,这是一次心理的战争。沈婷只想把这事处理得滴水不漏,好让可怜单纯的芷琪重新开始她新的人生。芷琪紧紧拥抱住她:“婷婷,谢谢你!”“没事了,没事了,乖!”
  
  芷琪保住了家庭,却受到了很深的伤害。她变得沉默寡言,整天闷闷不乐。沈婷也觉得难受,她反复劝说芷琪振作,希望她重新走入社会,去应聘,去工作,但收效不大,芷琪像是一朵经过风霜的鲜花,渐渐枯萎下去。沈婷知道,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剂,那样的伤口,也只能让芷琪独自一人慢慢地舔舐和复原。沈婷觉得庆幸,幸好自己有成功的事业,那样的成就感,足以驱赶其它的孤寂。
  
  沈婷的周围依然有众多男同事的追求,已婚的未婚的,但她没有任何感觉,她时常觉得有一股无名的怒火在心头燃烧。
  
  一天下午,五点半,沈婷故意推迟下班,等所有的同事都走光了,才慢腾腾地走向电梯口。她要避开所有同事的眼光,打的去往城边清丽幽远的芭堤雅庄园。这已经是第二次赴周工程师的约会了。周工一直死缠烂打,公然在沈婷办公室出入,已经招致很多同事嘲笑的眼神。他经常借故去沈婷的单身公寓,一坐就是半半天。沈婷早已不胜其烦,她不愿意让公司的女同事在背后好事地议论。她决定,就在今晚,把他洛阳市看癫痫病去哪家中医医院的一厢情愿,作一个了断。
  
  她没有进他预定的包厢,故意坐在了芭堤雅的大厅。那里到处都栽种着全天然绿色的植物,藤翠蔓绕,一片绿荫。沈婷坐在一棵巨大的芭蕉叶的下面,凉风习习,好一派美丽的异国风情。沈婷疲劳了一天的身心,顿时轻松下来。这真是一个绝佳的约会地点。可惜约会的对象,并没有因为此地优美的环境,而让人心生好感。周工大概已年近四十。年轻时也许相貌堂堂,可是现在,长期的辛劳,让他的额头开始呈现一片颓败之势。他殷勤地一笑,眼角唇边,发射着数以万计深刻的细纹。他并不知道,自己在沈婷的眼里,已经是枚必须拔出的钉子。他的思维,还停留在若干年前,那个大学时代,由于他的英俊和才学,深深受到女孩子的欢迎。也许,沈婷清纯的外貌,很容易让人联想起自己的青葱岁月和那个青青的校园。
  
  他自我感觉良好,不停地向沈婷诉说着当年自己的辉煌。说起自己门门优秀的功课,说起众多女生对他的暗恋,然后又说起现任老婆的平凡和无趣:“沈婷,看到你,我像是又回到了当年。你总能激起我内心最生动的感触。我喜欢你!”沈婷淡淡地笑着,没有接话,“从古到今,男人的一生都需要若干个红颜知己去陪伴。王学士有桃叶桃根,苏学士有朝云暮云。其它才子更是红袖添香,美女如云。而我却只要你。”沈婷故作惊讶:“是吗?你很专情啊,你是准备离婚娶我吗?”,周工有片刻的尴尬:“爱情和婚姻不能相提并论。婚姻是一个男人必须的经历和责任,而爱情,则是两颗心共同的碰撞,怎么能用世俗的标准来衡量。”沈婷的笑意更深了:“你的意思是,你要一妻一妾,癫痫病能根除么尽享齐人之福?”“我说了,这只是一种世俗的看法,在感情的世界里,没有妻妾之分。只要我们倾心相许,这就够了。”“那在现实的世界里呢,你又准备置我于何地?就算是妾,也有她应有的地位和承认。”“这你就错了,独立和坚强是现代女性的标志,比如思想独立,经济独立,又比如不依附男人,不纠缠男人,你是个典型的现代女性。我对你十分的放心。”“那你就错了,我有满脑子封建思想的残余,巴不得哪个男人立时养了我,好让我不必疲于奔命,为五斗米而折腰。”周工看上去有点失望,他惋惜地摇了摇头:“现代社会,女孩要么现实要么物质,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的好女孩已经濒临灭亡,我还以为你是个特殊的个例。”
  
  沈婷笑而不答,今天的菜清淡适宜,她觉得很对胃口,她吃了很多。周工有点恨铁不成钢:“为何要依靠男性生活?难道人类竟退化得连动物都不如?你要知道在动物界,成功的雄性动物,例如猴王,它的身后就有一大群的母猴。它们都是自给自足。雄狮更加,它拥有十几头的母狮,母狮们白天出去打猎供它吃喝,晚上陪它玩乐,雄狮得到母狮们的伺候,而母狮则得到对雄狮崇拜的感觉,他们是各取所需,相安无事。虽然人类无法效仿,但有个把知己或情人,还是合乎现在的潮流和现状。”沈婷觉得自己吃饱了,她优雅地用餐巾搽搽自己饱满的樱唇。然后突然间收敛了甜甜的笑容,直视周工:“是的,你说得很对,雄狮的确能够享受母狮们的伺候。但前提是,你必须能够成为一头雄狮。你必须保证幼年时期不被父狮的驱雄咬死,必须保证在流亡期间不被大自然淘汰,必须保证遇到另一个雄狮家族时,能顺武汉哪个医院看癫痫好利赶跑原先的狮王。并且在老年时期,不被其它年轻的雄狮打败。”沈婷看着张口结舌的周工,继续:“我可以免费做别人的红颜知己,但那个人,必须是人类界的雄狮。对照一下,你是不是!”沈婷喝了口香茶,施施然地起身,她那身浅绿色的Givenchy衬托得她风姿楚楚无比娇丽:“今后不必再约,我会一直没空。我还有事,失陪。”她步履轻盈地离开,她知道,这次以后,周工不会再出现在她的工作以外的视线范围内。
  
  很轻易就打发了周工这朵奇葩。沈婷心头,还压着另外一块重石,真正棘手的,是梁副总。他的纠缠,真正让沈婷觉得自己身在悬崖如履薄冰。
  
  今天是项目部竣工的重大日子,整个项目部处于一种欢庆状态之中,在公司下面的酒店举行了盛大的欢庆宴。连一些承建的建筑公司的包工头也被邀请在参加之列。沈婷又看到了她一直不太愿意见到的梁副总。在董事会里,主管他们项目部运营及财务统筹的他,理所当然地作为最高领导出席。
  
  宴会开始了。沈婷挨着王经理坐下了,右边是赵副经理,把最上面那个代表地位最高的位置留给梁副总。和他隔开一个座位,让沈婷心里踏实了很多。上次开会时,梁副总那只穿着白色丝袜的大脚,让沈婷心有余悸。
  
  梁副总大踏步走了过来,炯炯有神的双目只一转,就定在了沈婷的脸上,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沈婷故作镇静的脸。一只大手搭在赵副经理的身上:“你们天天见到美女助理,难得今天也让我一近芳泽,去去,那边坐去。”对于领导难得活跃的调侃,大家都尽心尽职地奉上大笑,一声或者数儿童睡觉时抽搐脑电图正常怎么办声不等。
  
  沈婷立刻浑身不自在起来,梁副总高大的体形靠在了她的旁边,也像一座山一样压在了她的心里,她的胃部有一阵轻微的痉挛。
  
  宴会开始。大家都轮番给梁副总敬酒,说上很多恭维的话语。不一会儿,梁副总开始脸色酡红,声如洪钟,看上去似乎有几分醉意。正当沈婷起身想给别桌的工程师们敬酒之时,突然觉得有一只大手落在了她的大腿之间死死按住了她的身体。沈婷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一股羞愤冲上了她的脑门,她很想把手里那杯嫣红的液体向那张丑陋的大脸上泼去。但心里有几百个声音同时在阻止她,沈婷,千万别冲动!她缓缓放下了手里的酒杯。脚下开始躲闪那只不安份的大手。那只大手不停地抚摸沈婷的大腿,虽然隔着厚厚的牛仔裤,仍然让沈婷觉得鸡皮疙瘩一阵接一阵地竖起。
  
  好不容易等到隔壁桌上一个工程师给沈婷敬酒,沈婷赶紧起身,和他热烈地干了一杯。然后借口酒多了,要去下卫生间,之后一去不返,直接坐电梯回到自己的办公室。
  
  坐在自己办公室柔软的转椅上,沈婷觉得自己心里十二万分的烦燥,她甚至很想再喝上一杯,给自己定定神,压压惊。门柄转动,进来一个人,居然就是梁副总,沈婷觉得头皮有些发麻:“您?还没散席,您怎么来了?”“你来了,我自然也可以来。”梁副总边说边慢慢地踱到沈婷的身边,沈婷赶紧站起了身:“您坐。”“小姑娘,你坐吧。”梁副总按下沈婷的肩膀,然后,那只手用了用力。沈婷的身体有点僵硬,该来的,终究要来,她没有动弹,也没有出声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